成版人香蕉视app破解版

孩子爸爸去学校里找老师理论,老师说他的儿子上课从来都不认真听讲,总是在下面搞小动作,在纸上画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虽然因为他儿子平时很安静,上课也不会打扰到老师讲课,可老师不能容忍孩子不听课,这样以后会考不上好学校的。

这对父母之前都是留学生,思想受到西方教育体制影响,很是开明,认为孩子的任务并不仅仅是看书本上的知识。

未免孩子在国内继续被老师体罚,他们夫妻俩和公司商量,想要去国外开拓市场,而这对夫妻也带走了自己的儿子,让他在离家不远的一所小学读书。

虽然最开始语言不同,可不到两年这个小家伙就学会了英语,并且他的绘画才能也得到了学校美术老师的赏识,甚至还在学校里为他儿子召开了校内画展。

而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读中学了,同时也跟随本国的一位著名画家学习绘画技巧,且进步很快,悟性极高,他们觉得国内的教育并非不好,毕竟自己也是华夏人,而华夏也出国很多举世瞩目的名人科学家,只是国内的教育并不适合他们的儿子,仅此而已。

谭教授听后,很受触动。

他身为教育家,就是要将知识普及,可并非每一个孩子在读书上都有天赋的。

可谭教授也相信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,只是看能不能被发现到,发现不到,这个人的一生将会变得极其平庸,若是能发现并且重点培养他的闪光点,那么他就会成为对这个社会有用的人才。

所谓的人才,不仅仅局限于被知识堆砌起来的,还有别的方方面面。

谁敢说奥运冠军就不是人才了?他们是体育人才。

还有句不太中听的话,叫做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。

可四肢发达有什么不好?若是给你一个条件,发达的四肢也足以让你举世瞩目。

萌妹与西瓜VS背心与短裤

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,许宁就只是在这边坐着喝茶,期间助理帮许宁倒了五六杯茶,许宁还去了一趟洗手间。

终于在五点多点,谭教授才放下手中的材料,对许宁道:“我接受这份工作。”

许宁之前想了很多,最好的情况就是谭教授会考虑一下,真的没想到对方今天就给了她答复。

“谭教授,您真的不考虑一下?”许宁有些不确定的问道。

“难道你资料里写的都是虚假的?”谭教授笑容温和的问道。

“当然不是,这是我心目中的学校。”许宁赶忙解释。

“那就没问题了。”谭教授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也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学校。学校的职责就是教书育人,而教书这一点,一般的学校都能做到,可育人何其艰难。说是十年育树,百年育人,岂是学好书本上的只是,考个好大学就算是培育成功了?在我看来培育人才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。我也想在有生之年培育出诺贝尔奖得主,培育出奥运冠军,可绝非易事,而现在你给了我这个机会。”

许宁心中很激动,起身握住谭教授的手,“欢迎您,谭教授。”

“学校的任职老师,可有眉目了?”谭立国问道。

“今年七月份,我们就会有招聘会,一直持续到年底。当然若是谭教授您心中有合适的人选,那身为校长的您也是有权利任用老师的。”

谭教授哈哈笑道:“还别说,我真的有几个合适的人选,咱们这边两头努力,争取在明年上半年把教育班子给组织起来,之后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准备,建造一所学校只要有钱就很容易,可是想要经营好却不是一朝一夕的,早点准备我们也会更轻松一些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谭教授对于许宁还是有些了解的,哈佛赫赫有名的医药学博士,在校期间就主持过上百场手术,这个数字是很恐怖的。

一个学医的学生,毕业后还要经过多年的实习和观摩,能在三十岁成为主治医生就已经很了不得了,许宁似乎在医学方面有很深的天赋和造诣,可是毕业后却回国成立了一家公司,虽然这家公司在国内有着极高的知名度,到底是让某些人觉得可惜。

现在看来,却并非如此,如今许宁做的一切,倒是让他很欣赏。

而许宁之所以说是在暑期这段时间招聘,是因为今年在美国有一场球招聘会,她到时候会亲自去英国那边主持帝一私立学校的招聘工作。

不要以为招聘会上只有外国人,华夏也是有很多的高学历人士去参加招聘的,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许宁不害怕有人要求高薪酬,只要你自身的能力对得起你要求的薪酬,她也是没意见的,这本身就没有任何问题,能力越高,自然薪水也就越高,很正常。

当然国内届时也会有一场招聘会,这段时间,谭教授会根据学校的规模进行细致的统筹,学校到时候需要多少老师,许宁也会得到确切的数据。

招聘会是在八月份,而公司的招聘资料也会在六月份送往主办团体,对方会根据这个为你安排招聘位。

许宁则是交代助理,找人把学校的立体模拟招聘手册做出来,这都是之后招聘会上要用的,至于做多少分,目前定在了十万册,也不怕用不完,至少开学的时候,学校里的学生也会每人都拿到一份的。

谭教授得知许宁准备去美国参加招聘会的时候,还是很吃惊的,他以为在国内就是极限了,没想到这个姑娘如此有魄力。

之前他还担心聘任外教会有语言障碍,毕竟只要大学毕业的人都能说些简单的英文,过了六级那会更轻松,可学生不行啊,高中的英文真的只是教的很简单的,让他们说些日常的用语和简单的问候交流等等没难度,听外教老师讲课,那不是和听天书一样吗?

然而没想到的是,学校的教室里都陪伴同步翻译机,支持六国语言的同步翻译,这样听课也就没问题了。

不过会汉语的外国人其实也不少的,看看很多来国内留学的或者做交换生的学生,汉语也是能说的很溜的,有时候方言都难不倒他们。

得知这个球招聘会的消息,谭教授自告奋勇的说想负责国外招聘,让许宁在国内。

许宁欣然答应了,能不出国她还真的不想动弹,再加上谭教授对教育方面可谓是行家,而她这个空有理论的,就留在国内主持招聘会吧,免得走一趟却没多少收获。

毕竟现在国内的行情在这里,华夏人出国定居的很多,而国外来中国定居的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。

能不能招聘到都是两难,让谭教授主持国外的招聘,许宁多少有些心虚不好意思,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若是连谭教授都不行,她恐怕也唯有用钱砸这一途径了,许宁不想这么做。

春暖花开,云雾山上的樱花又开始绽放枝头,整个别墅区也变得热闹起来。

“嗨!小朋友你好啊。”许宁这天上午带着儿子来前面的樱花小公园里溜达,看到这边有几个青年男女正在凉亭下聊天,其中一个长发及腰的年轻姑娘,看到谢洋后,上前两步挥手和他打招呼,“许姐姐,带着洋洋来踏青啊?”

这个年轻的姑娘就住在许宁家上面的那栋别墅,因为每隔两栋别墅中间,都有一道石阶,所以顺着拾阶而上,走到尽头就会看到环山路边的别墅,距离并不算远。

“是啊,你们没有在上面的凉亭,怎么来这边了?”许宁问道。

谢洋也见过这位小姐姐很多次了,倒也不陌生,毕竟有时候爸爸妈妈带他出来玩,碰到这位小姐姐好几次。

此时对方拉着他的手,偶尔捏捏他的小脸,谢洋也笑嘻嘻的不生气。

“今天几位同学来这边玩,我朋友住在下面的那栋别墅,所以就在这边了。”陆芊芊很喜欢谢洋,实在是因为这个小娃娃太可爱了,“洋洋,叫阿姨。”

“阿姨好!”谢洋乖乖的喊了一声。

“好好好,洋洋今天真可爱。”陆芊芊喜欢的将他抱在怀里,揉搓了两下。

谢洋笑眯眯的道:“洋洋每天都很可爱。”

许宁:……

她家的儿子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不害臊了?

亭子里几个男女看到这一幕,也纷纷过来准备近距离看看这个小娃娃。

可谢洋见状,赶忙挣脱开陆芊芊,跑到妈妈身后,抱着她的腿躲开,“妈妈!”

许宁领着儿子的手,冲陆芊芊等人点头,“你们在这边玩,我带着他去转转,看看樱花。”

“好,许姐姐慢走。洋洋再见。”

“阿姨再见。”谢洋冲她挥挥手,乖乖的跟着妈妈离开了。

众人都纷纷扼腕,没有上手捏捏这个可爱到爆炸的小娃娃,真是失策了。

这几个学生都是山背面政法大学的学生,好几个都是从外地过来上学的,再加上许宁也不是明星,以及这个年代网络并不普及,所以好几个人不认识许宁。

不过他们知道,能住在这个别墅区的人,都是超有钱的人家。

“这位大美女家里是做什么的?”一个长相较为出色的青年问道。

“帝一集团知道吗?”说话的是陆芊芊的同学,也是住在许宁家下面这栋别墅的十七号家的姑娘苏蜜。

“知道,很出名的好吧。”

“那就是了,这位许姐姐就是帝一集团的总裁。”陆芊芊坐在亭子里的木质扶拦边说道。

“啧啧,长得可真好看。”

“是啊。”苏蜜点头,“看那个小娃娃就知道了,父母的基因都超级强大。”

此时谢洋正拉着妈妈的手,顺着宽差不多五十公分的石阶,跟着妈妈往下面走。

两边的樱花开的正好,有时候小家伙会停下来看看,粉的白的,交织在一起,特别的好看。

一阵微风吹来,无数的樱花瓣扑簌簌的飞舞着落下,这片刻的景色总是美的让人神往,徜徉在其中,总有种想飞升的错觉。

许宁抬手把儿子头上的几片樱花瓣扫路,就看到儿子冲她伸出双臂,意思是要抱抱。

“累了?”许宁将儿子抱在怀里,察觉到小家伙此时伸长胳膊,似乎将她发间的花瓣扫落。

“花花!”谢洋眯起眼睛,骄傲的看着妈妈,好似自己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好事,正挺着小胸膛等着妈妈夸赞他。

许宁唇角含笑,低头在儿子脑袋上亲了一下,“洋洋是妈妈的大英雄。”

“嗯,洋洋是妈妈的……大英轰!”

重新从妈妈怀里溜下地,拉着妈妈的一根手指继续往下面走。

母子俩在这边转悠了很长时间,一直快到中午才手拉手回家。

此时别墅门口,铮哥正双手揣着裤兜,站在一颗樱花树下赏景。

谢洋远远看着爸爸,撒开妈妈的手,撩起小短腿就嘻嘻哈哈的冲着爸爸跑过去。

铮哥见状,半蹲下身子,等着儿子如同一颗小炮弹似的一头扎进他的怀里,才抱着他站起身。

“洋洋带妈妈去玩了,看花花。”谢洋不等爸爸说话,就赶忙含着口水说道,小脸上的表情都挂着“爸爸,快夸我”的模样。

谢铮忍俊不禁,揉揉他的头发,“儿子,你很厉害。”

“嗯嗯,洋洋最厉害了。”小家伙丝毫不懂得谦虚为何物,他爸爸妈妈小时候大概没这个坏毛病。

或许……许宁不懂事的时候,还真的有这个毛病也说不定。

“妈妈还说洋洋是她的大英轰。”

“哈哈哈!”铮哥被儿子这吐字不清的小模样给逗得乐不可支,“是是是,你是妈妈的大英轰。”

一家三口抬脚往家走,许宁还拎着铮哥在家门口摘下来的一些樱花瓣,看来他想吃樱花饼了。

“事情都办完了吗?”许宁打开门在玄关换上拖鞋,然后把儿子抱到小椅子上,给他换上居家的小鞋子,当然不是拖鞋,小家伙年纪还小,走路也不是特别的稳当,拖鞋很容易摔倒。

谢铮点头,“完了,很顺利。”

“我去做饭,你带他去洗洗手,之前在外面没少折腾,顺便再给他换件衣服。”

饭桌上,许宁抬头看了眼正在喂谢洋吃饭的老公,“外公外婆年纪大了,咱们要不要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。”

“不用。”谢铮摇头,“他们俩现在身子骨都很好,而且左邻右舍都熟悉了,来到咱们家整天就在家里猫着,他们也不乐意,经常带洋洋回去看看他们就好。再说你以为他们乐意和咱们住在一起?咱们不在乎,他们俩也觉得咱们碍眼。”

“……有你这么说外公外婆的吗?”许宁哭笑不得。

“实话,之前我提过,外婆拒绝了。”谢铮把挑完刺的鱼肉放到儿子碗里,又给媳妇夹了一筷子,“之前,我派人调查过爷爷的儿子!”

“没消息对吗?”许宁轻声道。

“嗯!”谢铮点头,“时间太久了,而且那个时候身份信息也不如现在晚膳,找一个几十年没见过的人非常困难。之前我调查过有身份档案的五十多数的老人,活着的且在档案中的,没有爷爷儿子的名字。现在要么对方已经不在了,要么就是压根就没有办理身份证。”

至于没办理身份证,也只能说明对方生活的地方很偏僻,几乎是用不着这个。

但是这个可能性不大,当年对方在少年时期就能做出离家出走的举动,可以说明对方绝对不是个甘于平凡的,气性那么大,心里没点野心那不可能。

看到媳妇的眼神,谢铮就知道,她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。

“爷爷……”许宁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爷爷别看这些年笑呵呵的,可还是会挂念着那唯一的儿子,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,咱们还是别和他老人家提起了,至少不知道消息,还能认为对方还活着,这就足够了。”

“我懂。”谢铮点头。

“爸爸!”谢洋吃完自己碗里的鱼肉,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向爸爸,“还要!”

铮哥笑着给他再次夹了一块挑刺的鱼肉,然后剥了一只虾放在他碗里,“今天中午就只能吃这么多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谢洋听话的点点头,他吃完这点小肚肚刚好就饱饱哒了。

再不久这小子就要两岁生日了,现在能吃的东西也比较多,谢洋和他爸爸一样,对于吃的东西从来都不挑,哪怕是妈妈做的菜里面含有青椒,小家伙也会吃的有滋有味的。

吃完自己小碗里的饭,谢洋让爸爸将他从自己的专属小椅子里拎出来,“妈妈,要吃蛋蛋!”

许宁低头瞧着还没有桌子高的儿子,“晚上给你做蛋蛋吃,出去玩吧。”

“好哒!”听到晚上能吃到妈妈做的蛋蛋,谢洋满足的跑出去,找豆豆玩了。

谢铮听着豆豆在外面低声的汪汪着,对许宁道:“今年我把豆豆带去部队里,让训犬员训练一下。”

“很辛苦吧?”许宁问道。

豆豆的妈妈因为是大型的宠物犬,所以模样倒是比它狗爹长得好看些,似乎也更狡猾些,不如他狗爹坚定。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