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福利app视频下载

唐若雪失魂落魄离去,叶凡心里虽然惆怅,却没有追过去说什么。

他很清楚这个骄傲的女人,此时此刻是听不见太多东西的,所以他注意力转回清风堂。

有了这一间医馆,叶凡算是有了落脚之地,剩下就是如何打开龙都局面了。

龙都藏龙卧虎,叶凡没有操之过急,安顿好唐风花后,他让华烟雨进行招聘。

只是一连三天,清风堂都没有人来应聘,别说医师,就是杂工,都不见一个人问一问,

华烟雨想到医馆昔日的红火,现在的门可罗雀,止不住愁眉苦脸。

倒是叶凡泰然处之,还借着空挡把唐风花培训一番。

第四天早上,叶凡看到没有病人,吃完早餐就跑去疗养院。

今天是叶镇东复查的日子,华清风这老头突然消失,叶镇东把电话打了过来,叶凡只能过去看一看。

上午九点,疗养院,叶凡给叶镇东检查一番,惊讶发现他身体情况的变化。

“叶凡,我怎么样了?”

叶镇东天生带着冰寒气质,好像一块千年寒霜一样,让人难于亲近。

每天可爱多一点

但对叶凡却如春风一般柔和,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来:

“没事,你老实告诉我就行,东叔承受得住。”

“东叔,你体质异于常人啊。”

叶凡缓缓松开给叶镇东把脉的手笑道:

“我原本以为,你至少要三个月恢复到普通人状态,半年才能达到你二十年前水准。”

“可刚才一检查,你身体机能基本恢复了。”

“虽然不知道你身手恢复到几成,但精气神却都趋向良好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,你完全康复了,自由了。”

他还拍拍叶镇东的双腿:“当然,暂时也不要强度太大,双腿慢慢适应日常节奏。”

“哈哈哈,我能完全康复,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叶镇东很是高兴:

“如非你的医术,你醍醐灌顶的棒喝,还有留下的补全药方,我哪会好的这么利索?”

他对叶凡很是赞许。

“东叔客气了,这是一个医生本份。”

叶凡笑了笑:“你不需要太见外。”

“孩子,你不懂。”

叶镇东握着叶凡的手,重重拍了几下:

“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就算不死,也是一个行尸走肉的废人。”

“我再也不会焕发希望,焕发生机。”

他言词很是真挚:“现在,灰暗的世界变得明媚,我由衷感激你啊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叶凡总感觉叶镇东看自己目光怪怪的,还总是握住他的手腕,生怕他突然离开一样。

“今天阳光不错,心情也好,叶凡,推我去大佛寺走走。”

叶镇东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我想要给佛祖上一炷香。”

叶凡轻轻点头:“好,我推你过去。”

疗养院位于东山南面,大佛寺位于东面,是一个龙都人民周末休闲的圣地。

叶凡看路程只有两公里,两者还有一条林荫小道相连,他就直接推着叶镇东过去。

前行途中,叶镇东轻声问道:“叶凡,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?”

“还有我养父养母。”

叶凡笑着回道:“不过他们现在都在天城,暂时没有到龙都这边。”

“养父养母,他们不容易啊,把你养这么大。”

叶镇东声音真挚:“改天一定要介绍我认识,我要好好感谢他们,培养一个这么好的……医生。”

叶凡点点头:“好,等他们来了龙都,我带他们拜访东叔。”

“不,该我上门拜访。”

叶镇东忙摆摆手,随后话锋一转:“听说你做过上门女婿?”

叶凡也没有隐瞒:“做过,为了弄点医疗费,给人家冲喜,不过现在已离婚。”

“真是一个孝子。”

叶镇东很是欣慰,又是一握叶凡的手背:

“你是被养父养母养大,没想过找亲生父母吗?”

“没想过。”

叶凡眼里带着一抹落寞:

“我没有他们半点记忆,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,也没什么感情。”

“再说了,当他们把我遗弃,让我无数次生死边缘中挣扎,我跟他们的缘分就已经尽了。”

“我现在,只认养父养母,是他们养大了我,给了我家的温暖,他们就是我最亲的人。”

“至于亲生父母,我没想过团聚,我也不恨他们,他们对于我来说,一点都不重要……”

他语气不带太多感情,显然亲生父母对他来说,只是一个明面上的字眼。

“孩子,我理解你。”

叶镇东突然有些揪心:

“他们确实对不起你,只是你也不能这样冷漠,说不定他们是不小心遗失你。”

“也说不定,这二十年来,他们一直牵挂着你,念叨着你,还在找你,只是始终没有你的消息。”

“我觉得,你总是要给他们一个机会。”

“正如你跟我说过的,你苦,你亲生父母可能也更苦……”

说话之间,他微微抬头,望向了前方幽静的林荫小道。

听到叶镇东这一番话,叶凡微微一怔,随后一笑:

“看缘分吧。”

说完之后,叶凡也望向了前方。

安静,非常安静,极度安静。

安静的不见人影,不见欢笑,只有树叶沙沙作响,还有实质一般冷冽的杀意。

叶凡嗅到了危险,高度戒备。

叶镇东却淡淡一笑:“一群宵小。”

“嗖——”

话音一落,叶镇东突然抬手,一枚袖剑飞斩而出。

袖剑直接没入他右边不远处的一处草丛。

“轰!”

那处草丛轰然炸裂开来,而里面,却是有着一道人影朝后连连暴退。

只是他快,袖剑更快,扑的一声洞入目标咽喉。

一个蒙面女子轰然倒地,手里抓着两支暴雨梨花针。

“嗖——”

叶镇东没有停歇,左手又是一挥。

又一缕剑光在空中一闪而过。

前方一棵大树忽地颤抖,一个墨绿服饰男子落地。

袖剑悄然落下。

中年男子脸色大变,强行身体一扭。

“嗤!”

他全力躲避,却依然慢了半拍,袖剑旋过他的脖子。

中年男子直挺挺倒地。

满脸憋屈。

叶镇东再度挥手,两支袖剑突然变成四枚,齐齐射入了前方四处地面。

入土三分。

转瞬。

“啊——”

四记惨叫从暗中响起,同时,地面多了几处鲜红血迹。

接着,四名杀手破土而出,挣扎几下,就失去生机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

下一秒,林中窜出一个中年胖子,手里提着一把吴钩。

他很是狼狈,也很是愤怒,今天要伏击叶凡,结果还没出手就死一半。

他死死盯着叶镇东喝道:

“你敢跟乌衣巷作对——”

声音突然戛然而止,因为他眉间多了一把剑。

鲜血直溢!

命悬一线,中年胖子眼瞳微缩,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!

“乌衣巷?”

叶镇东轻轻点头,随后对着林子开口:

“告诉你们大人,不管是亥猪,还是丑牛,日落之前,谁接的叶凡悬赏,谁自断一手。”

“否则我亲自杀入你们总堂要一个交待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右手一送,直接洞穿中年胖子眉心……